如烟

年已过完,寂静夜里,思绪凌乱。

从前执迷不朽,四下质问,高声低语,尔后喋喋不休,自言自语,自斟自酌。如今昏然无知,只觉得不朽可以是文字、音乐、公式、定律、图画,可以是易凋但绝美的容颜、朝不知暮但可爱迷人的眼眸、相拥的温度、耳畔的鼻息,也可以是漫天的繁星、夏日的雷鸣。不朽在一切美丽刹那,美丽在一切欲望之中。

欲望与生命力互为表里。欲望是填充,是企图理解、渴望占有,是用真理填充无知,用声色填充五官。虽然理解只限于可理解,占有只限于可占有,这令人沮丧,但若zoom in,欲望越强,生命力就将越强。而这鲜活跃动的世界,就由无尽欲望构筑而成。抛弃生存之必要幻觉的代价是生存本身,所以每一个继续存在的个体,面对必然通向死亡的每一条人生道路与每一种生活方式,都必须做出选择,也已然做出选择。顺利做出选择,剩下的就是与欲望为主、为友或为仆的问题。

美源于稀缺,短暂和稀少是一切美值得一提的必要条件。不朽即永恒,永恒不美,甚至乏味。故而一切寓永恒之不朽于刹那之美的尝试可视为缘木求鱼,或自欺或欺人或兼有。

无数魂灵世间行走,我是其一,那些美丑,我也愿一睹。那么,新年快乐。